<track id="iagjt"><ins id="iagjt"></ins></track>

<i id="iagjt"><sub id="iagjt"></sub></i>

  • <small id="iagjt"><dl id="iagjt"></dl></small>

    <u id="iagjt"></u>

    <track id="iagjt"><big id="iagjt"></big></track>
  • 一部電影告訴你 “洗澡”的正確方式

    2018-03-22 14:14 千龍網

    打印 放大 縮小

    《洗澡》拍攝于1999年,當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和中國電影金雞獎提名,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 “最佳導演銀貝殼獎”,入選多倫多、西雅圖等地的國際影展,豆瓣評分8.3

    洗澡,再尋常不過的清潔方式, 今天的你能否想象,洗澡也可以意味著一種生活方式,而熱氣蒸騰的大澡堂則是一個充滿人間喜樂的社會縮影。

    當年的北京,很多小男孩兒都隨父親第一次踏進澡堂。 在那里,大人們高聲聊天,回音繚繞,孩子們嬉戲奔跑,歡笑不斷。澡堂成為一個承載,一個紐帶。圍繞一個澡堂,電影《洗澡》用溫情的筆觸描繪出父子三人間令人動容的故事。

    因為一張明信片,在深圳工作的大明千里迢迢回到北京,探望父親和癡呆的弟弟二明。可是團聚并未帶來喜悅,大明略帶遲疑的一聲“爸”和父親淡淡的一句“哦”顯得疏遠冰冷。

    西裝革履的大明,成了打亂父親和二明平靜生活的闖入者,與此同時,父親傾注全部情感和心血的澡堂又面臨拆遷,平靜注定將被打破,更易碎的似乎還有父子、兄弟間的情感。

    有一次,大明不小心把二明看丟了,情急之下父親一句“我丟一個兒子我認了,我不能兩個都丟了。”捅破了長久以來的隔膜。

    孔子說:“父母在,不遠游”,強調子女應該侍奉父母,但后面還有一句“游必有方”,當目標明確合理時, “遠游” 奮斗也無可厚非。表面上,難題似乎在于是像大明一樣遠走他鄉,還是像二明一樣陪伴身邊。但情感的疏遠淡漠果真只與距離有關么?交流的阻隔果真只與表達有關么?貌似憨傻的二明沒有伶牙俐齒卻無時不在表達深厚濃烈的感情,而整潔利落的大明卻在親情的世界里那樣干癟蒼白。

    電影并沒有把父子之間的沖突與和解作為主旨,導演借助澡堂這個有著厚重歷史和文化意味的意象,緩緩展現出現代文明于古老傳統之間的猛烈沖擊和碰撞。

    影片開頭就是沖擊之果。多年以后,人洗澡已經變得和洗車一樣程式化,洗澡站可以設置洗澡時間,還能檢測人的身高體重皮膚,人要做的只是脫掉衣服站在那里,機械冰冷的洗澡設備和熱氣氤氳的澡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洗澡》還是一部重量級演員匯聚的電影,濮存昕的穩、姜武的準、何冰的勁,再加上朱旭、李丁等老戲骨的神,他們合力把20世紀末老北京人民的生活惟妙惟肖地展現在觀眾面前。整部電影極具時代特色,拔火罐、下象棋、斗蛐蛐,導演甚至還在澡池子里重現了《蘭亭集序》中“流觴曲水,列坐其次”的經典場景。電影中的種種細節,就像是一扇時空之門,帶領銀幕前的觀眾回到了20年前那個古色古香的老北京城。

    看過這部電影,我們不禁感慨,幸好這些逝去的時光被記錄了下來,可以讓觀眾無數次地觀看,啟迪和溫暖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靈。這大概就是電影穿越時空的力量。我們相信影片中這精彩的一幕幕還會繼續震撼著未來的觀眾。

    《洗澡》即將在北京國際電影節上進行展映,有老北京情懷的觀眾朋友們可以再一次重溫舊日的時光。

    責任編輯:陳莉(QC0002)

    相關閱讀

    猜你喜歡

      能赚钱休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