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iagjt"><ins id="iagjt"></ins></track>

<i id="iagjt"><sub id="iagjt"></sub></i>

  • <small id="iagjt"><dl id="iagjt"></dl></small>

    <u id="iagjt"></u>

    <track id="iagjt"><big id="iagjt"></big></track>
  • 業內大咖熱議新導演扶植 低成本電影也能有商業追求

    2018-04-19 08:16 北京日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來源標題:低成本電影也能有商業追求

    昨天(18日),一場有關扶植新導演的論壇在第八屆北影節電影市場舉行。圍繞中國電影市場如何完善新導演扶植體系、建立高標準的工業化電影之路,數位嘉賓展開深入討論。

    哪些新導演更容易得到資本和平臺的扶植?愛奇藝網絡電影開發中心總經理竇黎黎說,有合作伙伴的導演要比單打獨斗的新人更容易實現從“團伙”到團隊的蛻變,“比如一些專業院校的畢業生,他們可能從上學時起就有一些合作緊密的學生制片人、攝影、美術,大家在學校時一起拍作業,畢業后也能一起拍電影,團隊非常默契。”

    許多新導演的第一個劇本都跟個人成長有關,往往改編自真實經歷,這類項目的好處是真誠,但往往缺乏生活閱歷,題材局限性較大。對此,騰訊影業副總經理陳洪偉認為,相對題材而言,新導演更重要的是選擇成長路徑,“現在只要一出現不錯的新導演,資本就會‘摘桃子’一樣去追,所以第二部、第三部怎么走,一定要想好。”他以導演刀見笑的發展軌跡為例,其第一部長片《刀見笑》成本僅800萬元,第二部便能駕馭1.5億元的《畫皮2》,第三部《尋龍訣》的成本飆升至2.5億元,成功實現制作體量的三級跳。

    “創作者不能好高騖遠。處女作往往都是低成本,但是低成本不會攔住你做商業片,比如當年寧浩的《瘋狂的石頭》。現在市場特別缺低成本商業片,未來這一定是中國市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新導演不要一想到成本低就放棄商業追求。”

    壞猴子影業CEO王易冰認為,高成本與低成本只是相對的,新導演不用特別糾結,核心問題在于劇本是不是寫好了,“新導演文牧野的作品《我不是藥神》將于今年暑期檔上映,最初預算只有1500萬元,因為導演和團隊特別用心,最后投資加到了1億元。”

    責任編輯:陳莉(QC0002)

    猜你喜歡

      能赚钱休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