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gttaj"><noscript id="gttaj"></noscript></dd>
        <em id="gttaj"></em>

        <dd id="gttaj"></dd><em id="gttaj"><acronym id="gttaj"><input id="gttaj"></input></acronym></em><tbody id="gttaj"></tbody>

        <li id="gttaj"><acronym id="gttaj"></acronym></li>
        <progress id="gttaj"><big id="gttaj"></big></progress>

        第八屆北京國際電影節“探尋電影之美高峰論壇”舉行

        2018-04-22 09:02 千龍網

        打印 放大 縮小

        4月21日由中國電影博物館與中國電影家協會共同承辦的探尋電影之美高峰論壇在北京國際飯店舉行,論壇聚焦電影“配音之魅”。

        中國電影博物館黨委書記、副館長、北京國際電影節組委會副主席陳志強,北京市新聞出版廣電局副巡視員、北京國際電影節組委會副秘書長、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卞建國,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出席論壇并致辭。作為嘉賓出席的配音藝術家童自榮,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副院長王勁松,著名配音演員、配音指導晏積瑄,著名配音演員、配音導演姜廣濤,中國臺灣著名配音演員劉小蕓,印度導演阿德瓦·香登以及羅馬亞洲電影節主席、電影配音專家伊塔洛·史賓納利先后進行了演講。

        “探索電影之美高峰論壇”旨在深入研究電影的創作規律,挖掘電影作品的文化內涵,追尋電影美學的藝術品格,探索電影在普及文化、引導審美、促進實現“中國夢”等方面的功能,帶領觀眾一起了解銀幕背后的奧秘。

        論壇現場播放了經典影片《佐羅》的片段,并邀請片中佐羅的配音演員童自榮首先上臺演講。童老師為佐羅配音已是30多年前,但至今都讓人難以忘懷。現場很多嘉賓都是他的粉絲,王勁松說童老師的聲音太美了,他小時候都一直當作唱片來聽。遺憾的是,童老師與佐羅的扮演者阿蘭·德龍曾兩次錯過見面的機會,他現在很想去看看阿蘭的情況好不好。

        面對現在配音工作,童老師調侃說:“現在我都是配一些妖怪,你比如那個《大圣歸來》的混沌。當然把妖怪配好也不容易,是要下功夫的。”他認為配音是語言的藝術,是對角色的塑造,配音有一種特殊的魅力,這種魅力簡單說就幾個字:讓我躲在幕后。不出現在觀眾面前,保持神秘感,如果站到臺前來,這份特殊的魅力就不復存在了。幕后的工作者總是很容易被大家忽略,所以他萬分感謝北京國際電影節重視這個領域并舉辦了這個論壇,感謝北京的朋友們邀請他來。雖然現在配音藝術相對不景氣,他傷心又不甘心,依然想把工作做好,要讓配音事業重新振興起來。這需要有質量的配音,以及財力方面的支持。應現場朋友們要求,童老師在演講的最后還為大家朗誦了《岳陽樓記》的選段,聲音渾厚,耐人尋味。

        王勁松在演講中首先表示童老師是他的偶像,今天他也帶了一些自己的學生來參加這個盛會,想說一說電影聲音的魅力。

        他說聲音是從十個方向來給我們的感官做一個非常大的聲場,創作一個美妙的藝術空間。是電影的聲音、臺詞、音樂,綜合起來的聲音,使電影的主題得到升華,使想象能夠延伸,把畫面之外的那種最美妙的含義通過耳朵靜靜的流到心里,這要感謝電影聲音的制作。并且他殷切地希望聲音的藝術可以受到重視,新一代的年輕人要意識到,無論如何要把臺詞練習好,要對聲音藝術和語言藝術有更高的追求,提升自己的境界和專業水平,無愧于老一輩藝術家的期望,配出更好的譯制片。

        晏積瑄則進行了以《進口電影國語配音的發展趨勢》為題的演講。她提出,并不是說好聽的聲音就是好的,應該是把角色塑造好的才是好,厚實的聲音、沙啞的聲音都是需要的。同時她也對如今配音行業的發展提出了思考。配音演員正面臨特別嚴峻的挑戰,科學技術的發展、觀眾對原版聲音配字幕的需求、引進大片配音明星化等都是需要大家積極面對與探討的問題,配音演員們不斷修整自己配音水平的關鍵時代來臨了。但她覺得這個行業不會消亡,也感謝大家能來參加這個論壇,一起來擁抱配音世界的過去、曾經和未來。

        《重新認識配音》是姜廣濤演講的題目。他曾親歷譯制片輝煌的年代,在泥濘中摸爬滾打終于為男主配音,2000年后參與了《指環王》、《變形金剛》等影片的配音。但如今譯制片的影響力早已不能與上世紀80年代相比,字幕版本的譯制片成為了主流,配音的版本越來越難尋覓得到。有一些國家的政府不允許一些電影通過其他國家語言方式在影院公映,姜廣坤認為他們是在保護本國的語言。語言是文化,是文明,是一個民族的傳承,一個民族如果語言被攻陷,它將前途未卜。他還提出要把前輩們給予的財富傳承給年輕人:“配音更多的時候是集體創作,如果年輕人提高不上來的話,最終傷害的也是我們未來再也裝不了嫩的這群人。我入行的時候19歲,現在依然有人找我配十幾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怎么回事兒呢?新生代配音演員數量夠了,可能質量還沒有上來。”

        來自中國臺灣的著名配音演員劉小蕓從事配音工作四十年,大家所能想象的配音工作她都做過。這份工作已經成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父親曾希望她另外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但她堅持了下來,師從武莉老師。她說:“沒有配的好不好,只有適不適合,表演得好不好。”在她心中稱職的配音演員首先要通過配音增加戲劇的張力,強化演員的表現力,對自己的工作負責,讀懂劇本,了解導演對聲音的要求,用自然合理的聲音去演出。

        印度導演阿德瓦·香登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中國了,他非常想念中國的影迷和中國菜。身為導演,他并不認為在配音領域他能說些什么,但所有文化都一樣,不管你來自于哪里,正如大家都一樣會思念家人,真正連接我們的,是我們之間共通的情感。他說:“在中國,我見過很多影迷們都能夠對我電影感同身受,我很奇怪,為什么我的電影能夠喚起共鳴,我不知道如何回應他們,我覺得主要是由于很棒的翻譯和配音演員把橋梁建立起來,同時讓這么多觀眾體驗到這部電影。我們說的語言不同,但我們有你們這些非常棒的翻譯和配音演員幫助我們彼此了解,我們應該去跨越文化、語言的界限,因為大家都是人,謝謝。”

        羅馬亞洲電影節主席、電影配音專家伊塔洛·史賓納利也感謝受邀并進行了演講。他認為在看一部電影的時候,效果最好的就是看原版,既沒有字幕,也沒有配音。因為大家暫時不能了解所有的語言,所以只好通過翻譯。他為大家介紹了外國影片對于配音與字幕的處理。他介紹說因為要求的時間非常短,所以加字幕或者是配音的人要在三天之內完成任務。你看上去這好像是電影的最后一步,實際上在國外推廣的時候是最決定性的一步。接著他還以一些經典意大利影片為例與大家追溯了意大利配音的歷史,說明配音其實是一個文化上面的傳播和傳遞。最后他提出:“現階段,我們還不能讀懂所有的語言,唯一的選擇就是用配音或者字幕,那我們這些從事這行的人,能夠做到的就是盡量降低我們通過配音或者字幕給原版電影造成的損失。為了超越世界上所有這些地區對電影上面的理解不同造成的障礙,我們在對電影進行翻譯的時候,我們的感情就好像是戀愛般的感情,墜入愛河這樣的感情,所以彼此間就沒有障礙。”

        論壇尾時,中國電影博物館黨委書記、副館長、北京國際電影節組委會副主席陳志強宣布第九屆少年兒童電影培訓大賽公益活動正式啟動,并熱切的期待著對電影懷揣夢想的少年兒童們趕快報名參加。

        配音作為聲音元素的重要組成部分,對電影作品的貢獻不容忽視。通過配音,電影人物的形象才得以塑造得更為立體飽滿,電影氛圍被烘托得更為淋漓盡致。希望新一代電影配音演員們能繼承老一輩配音藝術家創造的財富,再續輝煌,在新時代找到新發展。

        指導單位:中共中央宣傳部(國家電影局)

        主辦單位:北京市人民政府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承辦單位:北京市新聞出版廣電局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政府北京電視臺北京北控置業有限責任公司

        責任編輯:高騫(QN037)

        猜你喜歡

          能赚钱休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