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gttaj"><noscript id="gttaj"></noscript></dd>
        <em id="gttaj"></em>

        <dd id="gttaj"></dd><em id="gttaj"><acronym id="gttaj"><input id="gttaj"></input></acronym></em><tbody id="gttaj"></tbody>

        <li id="gttaj"><acronym id="gttaj"></acronym></li>
        <progress id="gttaj"><big id="gttaj"></big></progress>

        另眼看 | 為什么要拍黑白電影 灰色是最高級的顏色

        2019-03-12 16:24 千龍網

        打印 放大 縮小

        為什么電影要拍成黑白的?拋棄僵化的色彩概念,只用黑白灰就可以更為高級地表達情感和情緒。

        28
        羅馬 Roma 2018(劇照來自互聯網)

        由墨西哥導演阿方索·卡隆執導的《羅馬》,全程黑白畫面和大量運用長鏡頭,讓觀眾沉浸在這段上世紀的回憶之中。《羅馬》以導演的童年生活為藍本,講述了年輕女傭克里奧為長期與丈夫分離的索菲亞一家工作,而突如其來的意外懷孕使得她與這個家庭中四個視為己出的孩子面臨生離死別的故事。該片榮獲第75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獅獎,以及第9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外語片三項大獎。

        不是所有電影都要靠激烈的戲劇沖突來支撐敘述,有時需要詩意的表達和情緒的渲染,還有人物本身散發出來的哀思和樂觀。《羅馬》以主仆兩位女性的命運為主線,把墨西哥社會中的大事件融入到個體人物的命運中。顏色給予觀眾的代入感,使女傭克里奧的隱忍和堅強被包裹在黑白影像中,沖不出也更為淡竚。

        我們可以在女畫家弗里達·卡羅中窺見,用七葷八素的色彩所表現的墨西哥風情。而阿方索·卡隆卻選擇了黑、白、灰的永恒色調,更具有年代代入感和悲劇感,這是黑白電影獨具的質感和氛圍。

        p2384064234
        不成問題的問題  2016(劇照來自互聯網)

        把鏡頭從上世紀60、70年代的墨西哥,推至40年代的重慶,《不成問題的問題》的小人物同樣是黑白灰的基調中造作“起舞”。《不成問題的問題》改編自老舍的小說,兩個農場主明爭暗斗,浸透著酸腐和諷刺。頗具寓言性質的諷刺劇很難拍,好在導演十分克制,分寸感拿捏的很好。

        這是一部工整平穩的學院派片子,導演梅峰曾提到,在準備電影的時候,看了很多民國時期的影像資料、圖片資料,整體印象都是黑白的。用黑白的形態去拍攝,更接近對民國的想象。而范偉飾演的丁務源臉上掛著“職業微笑”,以“不成問題”的口頭應答,把“中國式的人情世故”表演得精準到位。使觀眾不會懷疑,黑白色調是用來諷刺黑白不分的社會。

        29
        大佛普拉斯 2017(劇照來自互聯網)

        從記憶、諷刺再到隱喻,一部《大佛普拉斯》在金馬獎拿到十項提名,五項獲獎等,詼諧透著悲憫,幽默的旁白后是心酸。

        影片中的黑白和彩色的對比,據說開始是因為銅制大佛很貴,用黑白拍攝并加深對比,就能較大程度上解決材質的問題。電影里只有行車記錄儀里的世界是彩色的。兩種色彩的調用自如成為一種映射,正如電影旁白所說,“有錢的人生是彩色的,貧窮的人生是黑白的。”

        影片大部分透過底層視角,主角菜埔和肚財時而靜默無語,時而百無聊賴,命運如草芥一般。“沒有說話的權力,說的話沒人在乎,漸漸的也就不知道該怎么說話了。”尊貴圣潔的大佛里面藏有骯臟血腥,滿口的“法相莊嚴”卻是暗流涌動充滿荒誕。

        黑白影像的魅力就是使人們聚焦有層次的灰度,拓展想象空間感受豐富的情緒。(文/紀敬)

        責任編輯:張嘉玉(QC0006)

        能赚钱休闲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