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gttaj"><noscript id="gttaj"></noscript></dd>
        <em id="gttaj"></em>

        <dd id="gttaj"></dd><em id="gttaj"><acronym id="gttaj"><input id="gttaj"></input></acronym></em><tbody id="gttaj"></tbody>

        <li id="gttaj"><acronym id="gttaj"></acronym></li>
        <progress id="gttaj"><big id="gttaj"></big></progress>

        蔡琴:很多同行已經封麥不唱了 這對我沒影響

        2019-07-24 10:49 新京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7月27日,蔡琴“好新琴”演唱會北京站即將在凱迪拉克中心上演。自從上世紀70年代,蔡琴以一首《恰似你的溫柔》進入歌壇后,她醇厚的嗓音和諸多經典歌曲溫暖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們。

        如今,61歲的蔡琴依然充滿活力地握著話筒,站在聚光燈之下。在與新京報的獨家對話中,蔡琴表示,站上舞臺就像回了家,“每次站在麥克風前,看到觀眾們,我就會很安心。同時,除了把每場演唱會做好外,我更關心的是觀眾的眼睛、耳朵有沒有被安慰到。我希望透過我的歌聲,把祝福傳遞給每個觀眾。”

        演唱會

        在舞臺上唱歌,會找到真正的休息

        新京報:此次“好新琴”演唱會“新”在哪里?“好”處又有哪些?你準備帶給觀眾一場怎樣的演出?

        蔡琴:這次的巡回演唱會叫做“好新琴”。這個名字我想了很久,它好在哪?好在“新”。不管是你聽過的經典代表作,還是你沒有聽過的歌曲,我都希望給大家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尤其是編曲上我們花了很多的心力,靈感來自去年參加了北京的草莓音樂節。那是我第一次參加這種類型的演出,臺下的觀眾年紀大概才25歲左右。面對這樣的表演時,我們選曲、編曲都非常非常用心,很怕年輕的觀眾會不會覺得不夠活力。慶幸的是,我們很多改編都非常成功,這種成功給我很大的震撼,所以我決定把草莓音樂節1個小時的節目作為整個靈魂,再增加其他歌曲,延長為2個多小時演唱會。所以這是一個“新”的蔡琴,希望大家看一個耳目一新的演唱會。叫“好新琴”代表我唱它的時候心情非常好,也希望每一個看完的觀眾耳朵會一亮,有個好心情回家。

        新京報:近幾年其實你一直沒有停下來休息,一直在舉辦巡回演唱會。在你看來,舞臺的魔力究竟是什么?

        蔡琴:很棒的問題。很多人說,蔡琴你缺錢嗎?缺知名度嗎?缺經驗嗎?你怎么不斷地巡回演唱,圖什么?我要告訴你,第一其實不是我一個人在唱,而是我的整個團隊,你看到他們愉快安心的工作,就是因為跟我在一起,就是跟對人了,我們整個團隊就像一個大家庭,幸福、安心,他們不是為了養家糊口,而是真正享受音樂,看到他們享受音樂的片刻,我就知道我有責任,我不能停擺。第二個,我人生大部分的時間奉獻給舞臺,我自己也有很多感受,有些歌詞雖然不是我寫的,但總有那么幾句奇妙地寫中我的心情,所以演唱對我而言,強過打電話找人聊天;我在臺上唱到那幾句好歌詞的時候,我覺得我找到了真正的休息,很享受。唱歌讓人家開心又可以解我自己的寂寞,我愿意不停地不怕苦地一直唱下去。

        唱老歌

        每隔十年把老歌重新編曲

        新京報:很多人覺得蔡琴的嗓音永遠不會老,這個不老的嗓音是如何塑造的?

        蔡琴:我的音色特殊,中低音的女生不多,不會給人壓力。可能在充滿吶喊的聲音階段不是最搶眼的,但是當高分貝的聲音平靜下來的時候,人們就會慢慢回想起我的聲音。更重要的是編曲,我很重視編曲。編曲就是時代感,無所謂你唱的是什么歌,要看編曲是怎么編的。我不擔心被說唱老歌,幾乎每一首歌過了十年我都會重新編曲,比如《我有一段情》、《被遺忘的時光》,《恰似你的溫柔》我唱過8萬多次,從來沒有厭煩過,觀眾們無論年齡、性別、社會階層都很喜歡這首歌曲,它們不會被我唱成老歌,我會讓音樂一直和人們的時代節奏有關系。所以每次唱這些老歌的時候,對我來說都是在考驗我的心是不是活著,看我的生命進步了沒有,這很棒。

        新京報:在各種音樂類型頻出的時代,反而有一批人更喜愛聽經典老歌。你認為經典老歌的魅力是什么?

        蔡琴:經典歌曲其實是發生在不同時代的新歌,是不同時代的hit-song。它們到現在唱起來還能夠讓現代人喜歡,說明它們非常有價值。經典不是那么容易發生的,經過那么長時間,很多當時紅的歌曲都被淘汰了,現在你會記得的,都是能引起現代人共鳴的歌曲。我覺得現在的流行歌曲,旋律的創作力稍微差了一點,比較強調節奏,而聽來聽去,到最后還是需要聽到好的旋律。所以大家聽了那么多炫技的歌以后,回頭去聽一些經典會發現比較走心。

        金曲獎

        我是臺灣金曲獎的“催生者”

        新京報:你在1982年曾經提議設立金曲獎,能否分享一下當時的想法?

        蔡琴:沒錯!我是臺灣金曲獎的“催生者”。那時剛剛唱紅《恰似你的溫柔》,還在念書。有一次看到電視上在播金馬獎,辦得好棒哦。我馬上想到我們流行音樂怎么都沒有獎?我是愛管閑事、打抱不平的個性,于是拿起筆就寫了八張信紙,自己草擬了一個金曲獎的基本模式(當然后面真的產生金曲獎以后,增加了很多新的項目),將信寄給了當時的臺灣“新聞局局長”。他第二天就打電話到我們家請我去一趟,我那個時候是一個學生,我也不害怕,就去了。局長看了我就非常欣賞,原來他也很喜歡《恰似你的溫柔》。他喜歡我這個想法,就跟我說,我們來一起合作把這個獎做起來。但那個時候他只能先改善一點點,因為這種獎項要跨部會,所以從我寫那封信,到和局長交談,再到金曲獎誕生,中間歷經了十年的時間。

        新京報:如今金曲獎辦到第30屆,是什么感受?

        蔡琴:我覺得還好當年我寫了這封信,我沒辦法每一屆都看,后來我很忙,有演唱會、唱片錄制、歌舞劇。不過在今年第30屆之前,主辦單位拍了一個紀錄片。那天來訪問我,我說著說著哭出來了,我覺得有這么多一代又一代新的音樂人,都受到金曲獎的肯定,他們雖然看起來很酷,但是他們得獎或者被提名時都會感覺到被尊重被鼓勵,我就很高興。因為這個環境里,人是需要被鼓勵的。

        少女時代

        童年我就是只“牧羊犬”

        新京報:如果可以穿越時空改變過去,你會希望改變自己的哪一段人生經歷?

        蔡琴:我最希望改變的是童年。因為我沒有什么童年,家里有四個兄弟姐妹,我是老大。我總是家里的那個“牧羊犬”,要幫媽媽看好弟弟妹妹,放學他們在玩,我就要站在旁邊看他們玩。我自己也是小孩子,但是所有小孩子該玩的游戲我都不會,我也沒辦法去玩,只能在旁邊當“牧羊犬”,時間一到就要叫他們回家。我多希望那個時候我會跳房子、跳皮筋、跳繩,還有奶粉罐插蠟燭,去山上冒險。如果能時空轉變,改這段比較有意思。

        新京報:童年時代或者少女時代有沒有發生過銘記至今的小事?

        蔡琴:我來告訴你一個很有趣的故事,你們可以從這個故事知道,我的性格蠻好玩的,跟大家想象得不太一樣。我高中時候念書是要坐火車去學校,學生都坐最便宜的車,它要停的站就很多,停下來讓快車先走。每次停下來我就覺得好高興,因為在車上一直看書,而下車的時間是我偷閑的機會,可以深呼吸,動動身體,看看風景。有一次,可能真的太愉悅了,等我發現的時候,車子已經開走了。哎呀!我的書包還在車上,我只能等下一班慢車來,我自己都覺得,這是什么學生啊,怎么會書包和人分開!后來到學校進教室時全班哄堂大笑,老師用眼睛狠狠地盯著我,我才發現書包被同學先帶走了,掛在我的桌子旁邊。這是我永遠難忘的一件事情,你看我多糊涂,可是也多隨性。

        當下狀態

        還沒有想要退休的念頭

        新京報:在觀眾面前,你總是神采飛揚。你如何幾十年如一日地保持這份自信?

        蔡琴:什么叫越老越美?這就是我!要保持精氣神,第一個講究的是靈、心、身。我有信仰,有心靈的寄托,讓我每天心情都是美好的。然后你再鍛煉身體,不要光靠嘴巴講,我一天要快走1小時,仰臥起坐200個。因為工作上需要我花很多心力,所以我的其他喜好都是比較安靜的,比如散步、看畫展、聽音樂、插畫、看電影。

        新京報:你曾經表示自己沒有過“退休”的念頭,現在這個想法依然堅定嗎?

        蔡琴:很奇怪,怎么每個人都問我會不會有退休的念頭?你們是覺得聽夠了,不想再聽我了嗎(笑)?到現在,我還沒有想要退休的念頭。做歌手41年,個人演唱會唱了快20年,雖然辛苦、麻煩、挫折、傷腦筋都有,也覺得累,但是每一個演唱會結束以后,緊接著想的是我下一個要怎么做。也聽到很多同行已經不唱了、封麥了,這對我沒什么影響,不但沒什么影響,你看我現在還要做新的演唱會,暫時退休這兩個字還沒在我腦子里。

        責任編輯:陳莉(QC0002)

        能赚钱休闲游戏